榮格生平

榮格生平

介紹卡爾·古斯塔夫·榮格

CG 榮格 1875-1961

(翻譯資料參考來自於IAAP

不尋常的童年經驗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Carl Gustav Jung)出生在瑞士北部康斯坦茨湖(Lake Constance)附近的凱斯維爾(Kesswil)小村莊,他的父親是瑞士歸正會(Swiss Reformed)牧師,母親來自巴塞爾(Basel)周邊地區的一個牧師家庭。

他小時候的許多經歷後來都為他的分析心理學發展提供了許多靈感,包含他自己對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個性,一是極為普通的瑞士孩子,另一個是更深的、更年長的性格,以及圍繞著他的不尋常經歷他的母親和其他家庭成員。

 

榮格情結理論的發現

榮格在巴塞爾上大學,並於 1900 年獲得醫學學位。他對夢遊(媒介)現象的論文提出了他對什麼將成為他的理論的核心要素有了初步想法。榮格認為,心靈正在尋找前進的方法,反而不是尋找個人過去的淵源歷史。

榮格完成大學教育後在蘇黎世的 Burghölzli 精神病醫院任職,並由當時歐洲最重要的精神病學家 Eugen Bleuler 指導。在 Bleuler 的指導下,榮格深入參與了單詞聯想實驗,開發了各種創新機制來測試對人們對單詞的生理反應。

在單詞聯想測試內,榮格約在 30 歲時確立了他作為精神病學的領軍人物,並且他發展了情結理論,此又成為他後來臨床思維的核心。

 

佛洛伊德與榮格的遇見和分歧

1906年,閱讀了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夢的解析》等幾部佛洛伊德的著作;榮格與精神分析創始人佛洛伊德通信,這將導致一場激烈而致命的革命。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比榮格大了將近 20 歲,但兩人幾乎立刻對彼此產生了強烈的聯繫。佛洛伊德隨後將榮格稱為他的繼承人───精神分析的“王儲”,反過來,榮格扮演了佛洛伊德理論倡導者的角色,反對醫學界對精神分析的懷疑甚至敵對反應。

儘管如此,榮格與佛洛伊德兩人之間的差異從一開始就很明顯,特別是對無意識的本質、非凡現象的意義以及精神分析的研究。到 1911 年,也就是他們相識不到五年後,關係逐漸惡化,因為榮格對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提出了各種修正。

 

深度心理學的開端───紅書的誕生

在與佛洛伊德決裂之後,榮格開始了一段對無意識的自我覺察時期,這段時期被不同地描述為與無意識的相遇,榮格也被人描述為近乎精神病的時期。當代學術界拒絕了此時期最極端的版本───然而,確實沒有證據證實榮格正在經歷精神病發作,但榮格此時所做工作的意義不容低估。

從 1913 年到 1916 年左右,榮格深入參與了深度冥想,實踐冥想的方式是以圖象和與圖象引出相關的、複雜的無意識素材。

榮格幾乎每天都記錄冥想的素材,後來構成紅書的基礎,直到 1930 年代初,他一直在繼續研究和闡釋自己的經歷。正是這些經歷,榮格製定了他後來的臨床治療的原則,使用積極想像作為心理核心的歷程。

 

榮格的心理類型

大約在同一時期,榮格正在發展一種人格理論,他在與佛洛伊德的關係即將結束時首次提出了此理論,榮格試圖理解為什麼他們的差異變得如此激烈和不可調和,到了1921 年,這項研究計劃促成了他的著作《心理類型》的出版,該書仍然是人格理論的首批系統嘗試之一,也是最廣泛使用的人格測驗之一邁耶-布里格斯(Meyer-Briggs Type)的靈感來源。

 

集體無意識起源與發展

除了類型學和積極想象的方法發展之外,這一時期還見證了榮格對無意識、集體無意識及其內容理解的核心要素的發展。

在 1920 年代,榮格通過他在蘇黎世的臨床實踐以及在北美、非洲和亞洲的廣泛旅行,致力於對集體無意識進行更深入的研究。他在此期間的出版物反映出他對人類精神層面的興趣,他在與佛洛伊德的早期交往中一直保持這種興趣,形成了心理健康的核心。

在榮格看來,宗教取向是人類心理所固有的,無論它採取何種確切形式,關注個人生活的這一方面不僅對幸福至關重要,而且對走向完整的生活也至關重要,榮格稱為個體化。

 

榮格人生的陰影與世界大戰的爆發

隨著納粹在德國的崛起,榮格短暫地陷入了他自己的理論的「影子」──從那時給他的名譽蒙上了陰影。榮格的批評者經常歪曲此時期,毫無疑問,在 1933 年至 1936 年左右,榮格在德國發表了一些明顯帶有反猶太主義傾向的聲明和公開演講。然而,與此同時,榮格努力替那些被德國心理學會開除的心理學家,特別是為猶太心理學家保留一些制度。不過,在這段時期榮格是矛盾的,直到 1930 年代中期,他反對與納粹有任何關係,特別是二戰爆發後拒絕艾倫·杜勒斯 (Allen Dulles)招募他對納粹領導層進行心理評估。

 

榮格晚年開展心靈與煉金術之旅

榮格的晚年生活在許多方面受到與物理學家和量子力學發展的領軍人物沃爾夫岡·保利(Wolfgang Pauli)之間不尋常關係發展影響。保利比榮格小 25 歲,在 1930 年代來與榮格相遇,由於他反覆無常且經常自我毀滅的行為來接受治療。榮格將保利介紹給他的一名學生,並指導他收集學習的材料。這項研究產生了榮格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心理學與煉金術》,書內榮格將他對中世紀晚期和現代早期煉金術興起了興趣,並嘗試連結至到心理學領域來進行對話,將材料視為藉由物質世界來處理心理現象的一種嘗試。

保利(Pauli)這個時期的夢想材料具有明顯的煉金術共振,雖然榮格與保利的關係因戰爭而中斷,但至從保利從美國返回後,他們開始了更直接的關係,從而有了榮格的共時性理論──對精神世界與物質世界之間的關係進行了合作研究。保利對榮格後期工作貢獻強調都不為過,因為他是少數幾個可以與榮格在諸如精神和物質的終極統一,在此深刻問題上進行全面合作的人之一,遺憾的是,1958 年保利(Pauli)死於癌症,合作中斷了,但他們共同定義了一個研究領域,榮格精神分析師和量子物理學家繼續參與其中。

 

榮格心理學流傳遠播

榮格於 1961 年 6 月 6 日在蘇黎世郊外區斯納赫特(Küsnacht)的家中去世。他的妻子艾瑪(Emma)於 1955 年去世;他們的五個孩子和一個大家庭倖免於難。榮格的遺產是複雜的,在許多方面仍有待定義。然而,榮格對心理治療的發展,甚至對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產生影響,遠比人們通常能意識到的要廣泛得許多。

榮格的文化影響是深遠的,尤其是因為他的人格理論不僅塑造了心理治療的實踐,而且還通過一系列關於領導力和組織管理的心理測量學研究。集體無意識和原型圖像的詞彙是更普遍的文學、電影和藝術分析的恆定的潛台詞──特別是當它實際上並不明確時。

榮格對人類心理的精神層面及其在心理發展中的作用的強調幫助塑造了匿名戒酒會的原則,並且越來越多地被沒有榮格思想背景的治療師認為對心理健康至關重要。榮格的影響還通過國際分析心理學協會和協會認可的分析師在社區繼續流傳下去。